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这是一个悲剧。凌晨4:07,急促的电话铃,让消防西湖中队的值班队员们的神经突然紧绷起来。

  “有个病人,需要从五楼抬下来,麻烦你们帮个忙。地址在石灰桥新村×幢×单元5楼。”电话那头的求助,简单,迅速。12名消防队员随即出发。

  凌晨,天还有些暗。老小区的楼道里,杂乱无章。从×幢顶楼的一个小套间里传出声音,120的医护人员正在为躺在地上的男人实施急救。边上的女人说,他有300多斤。

  “你们来了。”抢救的医生站了起来,“人已经休克了,我们已经做了心肺复苏。这里的条件有限,还是要送到医院。可是我们实在抬不动,请你们帮帮忙。”

  7名队员齐上阵,把男人抬上多功能担架,用绳索将男人的四肢固定好。老小区楼道狭窄,楼梯堆放杂物过多,还要保持病人体位平衡,费了不少力。消防队员将男人抬到楼下,送上救护车,一路跟着到新华医院,抬进急救室,才离开。

  男人姓郑,42岁,台州人,在杭州工作生活。

  “太胖了,身体肯定就不好。”郑先生的老丈人无奈地说,女婿患有“三高”,以前也进过医院。

  9月3日凌晨3点多,郑先生从睡梦中起身去洗手间,突然就嘴唇发麻,呼吸困难,很快就摔倒在地上。家人也被惊醒了,立马拨打了120。

  没想到进了医院,郑先生就没有再出来了,老丈人叹了口气:“夫妻俩连个孩子都没有。”

  事实上,郑先生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经过65分钟的抢救,依然没有挽回生命。医生在检查时发现郑先生喉头水肿较明显,“听家人说他前几天就感冒了,但没来医院看。”据了解,郑先生在5年前也曾由于急性扁桃体炎住院。至于死因,尚不明确。(记者 杨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