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中新网拉萨5月17日电 (记者 赵延 易雪萍)17日,古城拉萨八廓街一古建大院的一角,晋美和他的师兄盘腿而坐,专注着眼前的画板,不时翻着手边《四部医典系列挂画全集》的图册,藏医药典籍中的人体骨骼、脉络在他们的笔下栩栩如生。

  来自拉萨的晋美17岁开始师从后藏唐卡艺术大师噶钦·阿顿,研习勉萨派唐卡的绘画技巧。“现今唐卡对于大多数人来,宗教类的题材知名度较高。”晋美表示,作为西藏古老的医学彩色挂图——藏医药唐卡的历史也达千年之久,现多用于学术方面的研究。

达瓦顿珠的徒弟次琼在学习绘制藏医药唐卡 赵延 摄

  据悉,西藏医药唐卡是古代藏医为解说藏医药经典著作《四部医典》而绘制的彩色挂图,共80幅,由5000多个小图画组成,是藏医药传承中最生动、形象的医学教具。晋美介绍,他们所画唐卡的内容完全按照《四部医典》文字叙述的内容描绘而来,图文并茂地阐释了藏医学理论和实践技术。

  晋美的师兄达瓦顿珠介绍,因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学术工作的需要,2017年10月受该医院的委托,他们开始为《四部医典》绘制唐卡,用于展览和教学,“此前,我们有过绘制藏医药唐卡的经验,所以藏医院能够在众多优秀唐卡画师中选中我们来绘制,感觉很幸运。”

已经绘制完成的藏医药医疗器械的唐卡 赵延 摄

  达瓦顿珠表示,能够用自己唐卡绘画的技能帮助藏医学经典典籍更好地传承下去,也是自己人生修行中的功德一件,“这些唐卡将面对的是众多藏医学者、或是唐卡专家,因此我们更要认真对待手中的每一幅作品,保证每一个细节的质量。”

达瓦顿珠正在绘制藏医药唐卡 赵延 摄

  目前,晋美和达瓦顿珠还有了自己的唐卡工作室,以师带徒的形式将自己的唐卡技艺进行传承。晋美介绍,他和师兄共带了7名徒弟,他们多数来自日喀则南木林县的贫困家庭,“他们现在有4人已经出师,靠手艺吃饭,家庭生活环境也得到了很大改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