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早上出门时,我们在电梯里热情地和邻居打了个招呼,结果却意外收获一个冷脸,顿时而来的错愕与恼怒会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楚地认识到,我原本期望得到的是一个同样礼貌地回应——社会科学中有这样一个“定律”:一个人习以为常的规则和准绳在遭遇挑战和破坏时,它们的存在方会得到前所未有的凸显。这句话放在话剧《社会形象》的女主角“埃维利亚”的身上,显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一副黑框眼镜、一丝不苟挽在脑后的头发、单调乏味的格纹连衣裙和黑色高跟鞋,如同影视剧中无数不解风情的女性角色,埃维利亚也是同样的古板固执,而出场时那句不经意的“迟到固然有罪过,早到也是不对的”,可见她又是格外的偏执且神经质。因为多年前曾受侵犯,埃维利亚长久地封锁了自己的内心,而她也在日复一日的折磨中变得愈发地敏感和焦虑——杯子务必要摆在它应属的位置,茶里的蜂蜜务必要加特定的量,就连客人都务必要分秒不差地前来、并按照她喜欢的样子坐在指定的座位上……一丁点儿的偏差,都会让埃维利亚感到愤怒和无所适从,严苛的规则成了埃维利亚自我防卫的坚硬躯壳,她蜷缩其中且姿态强硬,防止任何人窥探到自己“不堪”的过往,但这个自欺欺人、长达二十三年之久的梦,随着不速之客“雷内”的到来被尽数打破了。

  不请自来的他衣着花哨,举止轻浮莽撞,任凭埃维利亚将自己认作是那个未曾谋面的征婚对象,信口雌黄却又有着说不尽的甜言蜜语。不管怎么看,雷内都与埃维利亚处在两个对立的极端,也正是因为他的闯入和一段随之而来的艳遇,埃维利亚多年来苦心维持的、平静如一潭死水的生活卷起了一阵狂烈的春风,一夕之间波澜万顷,而她为自己精心制作的看不见的“牢笼”,也因为雷内刻意的“挑衅”,渐渐地现出了原形。这个嘴里好像没有一句真话的男人一会儿称自己曾是个风头的模特,一会儿又称自己是有求必应的服务人员,直到最后,观众们仍然对他真实的身份一无所知。这些因为几句话就能随时改换的“形象”刺激着埃维利亚,让她因反复变化的谎言而痛苦难堪,也向所有人揭示了所谓的“社会形象”究竟有多么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