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改编自郁达夫小说《春风沉醉的晚上》《薄奠》的人文新淮剧《半纸春光》叫座又叫好,同时提醒人们:讨论海派文化,不应忽视工人题材这部分——

海派文化中的工人生活

《半纸春光》剧照

  《半纸春光》剧照

  一束昏黄的灯光从半遮着的白色宣纸上透下来,映射在上海贫民窟弄堂“德华里”逼仄而破败的阁楼上。穷困潦倒的知识分子、被生活压迫的烟厂女工陈二妹以及黄包车车夫李三一家、房东老朱等贫民百姓聚集在这一方舞台,演绎着发生在上世纪30年代老上海的悲喜故事。

  10月22日,改编自郁达夫小说《春风沉醉的晚上》《薄奠》的人文新淮剧《半纸春光》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这部剧作不仅聚焦了底层的劳动群体,还首次将郁达夫的作品搬上了戏曲舞台。出人意料的是,这部源自苏北的地方戏得到了北京戏迷的喜爱。现场观众不仅因剧中人物的命运感叹落泪,更为演员戏曲化的表演而连声叫好。但在创作之初,很多人为创作者捏把汗。如何将以抒情见长、韵致悠远的郁式风格改编成适合舞台表演的戏曲?又如何将一个传统的草根剧种赋予人文化的表达?

  说起初衷,上海淮剧团副团长、该剧编剧管燕草对记者表示,“最为打动我的是小说对劳动群体的极大同情,这也是郁达夫很少见的去直接写工人生活的作品。我希望通过作品传达的是,海派文化不仅只有百乐门、舞女、帮会,工人文学、工人文化也是很重要的部分。”

  底层的温情,高贵的品相

  “淮剧还能这么演,让人眼前一亮。文学的唱词和底层生活在这个剧目当中没有违和感,有一种奇异的变化和张力。”一位观众在留言时这样写道。

  文学创作是戏剧改编成功的基础,管燕草所选取的这两篇小说不仅是编剧创作经验的沉淀,其作品本身也极具代表性:《春风沉醉的晚上》是海派文学中第一部表现工人生活的作品,被誉为“五四”优秀短篇小说园地中的一朵奇葩;而《薄奠》是以北平人力车夫为题材的新文学作品中最完整、最生动的一篇。

  “《春风沉醉的晚上》中那个屡屡搬家、落魄的小知识分子‘我’、烟厂女工陈二妹,《薄奠》里黄包车夫妻、烟厂工头等人物始终纠缠着我,随着时间的堆积,在我的脑海中竟渐渐清晰起来,我想让他们成为生活在一条弄堂的、紧挨着的街坊邻居。我坚信,那群生活在弄堂里的贫苦工人是适合淮剧去展现的,他们身上的生活质感也是淮剧最擅长去体现的。他们虽然饱受生活的贫苦和磨难,但是依然坚强地生活着,并对未来充满憧憬和期许,他们身上始终洋溢着最朴实的、对生活不低头不认输的劲头。虽然将充满抒情却缺少情节的郁式风格搬上舞台并不容易,但我想通过这样一种尝试来表达,戏剧的呈现并非一定是剑拔弩张的,也可以是娓娓道来,通过温文尔雅的方式来体现。”管燕草回忆起最初的创作灵感难掩激动。

  “戏剧中邻里之间的互助相守、男女之间的含蓄之爱深深打动着我,虽然现在人的情感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恰恰是最珍贵的,而这些都与当下的生活密切相关。”观众周凯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