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中国冰球人:冰场上追逐冬奥梦

吉林城投队球员在训练中。

  新华社记者 王昊飞摄

  2017—2018赛季俄罗斯超级冰球联赛(VHL)首轮比赛上周末在吉林省吉林市体育馆打响。目前,该联赛中仅有的两支中国冰球队吉林市城投队、黑龙江昆仑鸿星队战绩不错,都是两胜一负。两支队伍的球员表示,能参加高水平赛事深感自豪,将会加强训练,希望能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代表中国冰球实现梦想。

  投入、努力,再努力

  成立于2009年的俄罗斯超级冰球联赛是世界级的高水平冰球联赛,在俄罗斯的影响力仅次于大陆冰球联赛(KHL,成立于2008年,前身为俄罗斯冰球超级联赛)。目前参赛队有来自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家和地区的27支队伍。中国的两支队伍目前战绩都是两胜一负。

  “我们的队员在比赛中非常投入,非常努力。对手很强大,能够取得胜利源于我们这段时间的艰苦训练。我希望队伍在未来比赛中能够延续胜利。”吉林市城投队俄方主教练阿基菲耶夫·阿列克在队伍首轮比赛胜利后说。

  在与俄罗斯梁赞城队的对战中,黑龙江昆仑鸿星队则上演了一出逆转好戏。比赛开始后,黑龙江昆仑鸿星队并没有找到太好感觉,而梁赞城队的传接配合较为熟练,掌控着场上主动,在第二节开场不久就将比分变成3比0。此后,黑龙江昆仑鸿星队似乎找到了防守反击的秘钥,连续上演防守反击好戏,最终以4比3逆转取胜。

9月10日,吉林市城投队球员(右)和黑龙江昆仑鸿星队球员在比赛中拼抢。

  新华社记者 林 宏摄

  奋起、追赶,再追赶

  在这个夏天到来之前,中国冰球队伍面临的现实是:常年游离于国际赛场之外。

  吉林城投队俱乐部总经理金铉镐和球队教练谭轲也都曾是“冰球少年”。30年前,金铉镐曾代表吉林队获得全国季军。20年前,谭轲曾代表吉林队获得全国亚军。1999年,在投入成本大、产出效益低、人才流失快等诸多压力下,吉林队被迫解散。

  今年夏天,吉林冰球队终于“重生”,随即投入封闭集训。在中俄双方共建教练组带领下,球员们每天都要进行两场冰上训练或陆地训练,全身都要湿透好几次,但无一人有怨言。正如金铉镐所说:“吉林队终于回来了,而且起步参加高水平的联赛。作为一个冰球人,我非常欣慰和自豪。”

  谭轲在退役后从事青少年冰球培养。他说,“现在有这么好一个机会,可以把我的能力和能量再施展出来,这是最开心的事!”

  普及、补强,再补强

  冰球项目长期“坐冷板凳”的后果,是高水平运动员的严重断层。吉林城投队的27名球员中,外援多达17名,其中14名俄罗斯人、2名芬兰人、1名乌克兰人,中国球员则以哈尔滨和齐齐哈尔人为主。

  这样的结构,也侧面反映了中国冰球运动的发展现状。今年初的国际冰联官网数据显示,中国冰球注册球员总数仅1101人,男子冰球队仅有北京、哈尔滨、齐齐哈尔这3支专业队。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男、女冰球队均未能获得参赛资格。2022年北京冬奥会转眼即至,东道主缺席冰球比赛在冬奥史上堪称罕见。所以,作为中国冬季体育“短板中短板”的冰球项目,从今年起开始从强化大众普及、扩大选才范围、举办职业联赛、外派球队参赛等多领域进行补强。而参加俄罗斯超级冰球联赛这个平台,有助于把国内的球员推向国际赛场,让他们能在2022年冬奥会时走上奥运赛场。

  “参加国际级高水平联赛,能促进球员成长、球队进步,使中国队进入冬奥会的希望大增。”28岁的吉林城投队队员张昊也在憧憬,在2022年实现他心中的冬奥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