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导语: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近日发表文章称,美国人对科技概念股的投资持续高涨,不管在华尔街,还是在其他地方,FANG概念股——代表Facebook、亚马逊、Netflix和谷歌四家公司——都是人们热议的话题。

  以下为文章全文:

  金融学教授Lily Fang在学术界赫赫有名,她的研究方向是媒体炒作型股票的投资风险。

  即便如此,当她看到由一组科技股代码首字母组成的缩写,而且还和她的姓氏——FANG——一模一样时,仍感到无法抗拒。

Lily Fang

  “我想,我必须买这些股票,”执教于法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的Fang女士说,这里所说的FANG指的是人气高涨的科技股——Facebook、亚马逊、Netflix和Alphabet旗下的谷歌。“我的意思是,它们的公司名称缩写正好与我的姓氏相同,为什么不买呢?”

  FANG所代表的四家公司是今年市场的领导力量。尽管在九月,这一系列股票的市值损失近520亿美元,是自六月以来业绩表现最糟糕的一个月,不过,这只是今年第二次月度亏损,FANG迷依然热情不减。

  投资者很快将拥有新的投资渠道,可以买这些时下流行的公司股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母公司洲际交易所在星期二宣布开设NYSE FANG 指数,涵盖上述四只股票和其他一些科技高价股。该公司计划于十一月在该指数基础上推出新的期货合约,目前正在等待监管机构的审查。

FANG概念股和标普500走势对比

  从ROE到ETF,在充斥着行话和缩略词的金融世界,FANG的威名似乎已经远远超出华尔街,比“分红”这个词更深入人心——人们已经将其与退休人员、千禧一代、分析师和股市名嘴相提并论。

  尽管近期FANG概念股频遭抛售,但截止到本周一,今年上述科技公司的股价涨幅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占比依然超过12%。

  一些大量持有FANG的股票型对冲基金迎来了2009以来收获最为丰硕的一年,一位两年前买下全部四只FANG股票的投资者今天的收益高达69%。

  人们迷恋FANG概念股的另一大因素是这些公司已经根深蒂固地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之中。

  哈罗德·卡兹曼(Harold Katzman)是居住在洛杉矶的退休医生,现年78岁,他注册了Netflix账户,并定期使用Facebook。去年,他减持了宝洁公司和通用面粉公司等派息股票,腾出资金购入FANG概念股,因为他认为后者更令人兴奋。

(从左至右)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Alphabet CEO拉里·佩奇和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

  “我不是那种把全部身家都押在拉斯维加斯、看看能赌到什么的人,但现在回想起来,真希望当时买进更多FANG,”卡茨曼先生说,“科技将为美国挽回颜面。”

  数月来,“FANG股票”在谷歌网的互联网搜索流量一直在增加。今年六月,服务于金融专业人士的在线时事通讯《国际投资》将FANG加入投资缩写摘要。

  “我认为FANG定义了我们这一代人,”罗斯·格柏(Ross Gerber)说,他是格柏川崎财富与投资管理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该机构的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市。“股市上有很多公司,如果你不参与其中,就不是一个真正的投资者。”格柏先生的公司管理的资产价值高达6.45亿美元,在他的股票投资组合中,FANG的全部四只股票占有突出位置。

  几年前,电视人士吉姆·克莱默(Jim Cramer)杜撰出FANG这个词。作为始作俑者,克莱默先生称,如何描述投资者对少部分股票感兴趣?FANG不失为一种幽默的方式。

Netflix

  2015年谷歌重组,并入一家名为Alphabet的控股公司,FANG中的“G”随之变成了“A”。克莱默先生说,他曾致信该公司的首席财务官鲁丝·波拉特(Ruth Porat),说她毁了FANG。他说没有听到回音。波拉特女士称,已不记得此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FANG的首字母缩写停驻在人们的脑海中。今年六月,居住的加州圣莫尼卡市的金融顾问克里斯托弗·吉尔伯思-皮尔斯(Christopher Girbes Pierce)举行生日派对,其中一些参与者不在金融领域工作,但持有FANG概念股。

  “FANG引发了整场谈话,”他说,并补充道,除了谈论其他话题外,人们还对亚马逊收购全食食品感到兴奋不已。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搭上FANG这班车。

  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的金融理财师乔·科瑞尔(Joe Krier)看来,所有宣传都过分高调了。他认为,投资者围绕FANG洋洋得意,令人“回忆起1999年互联网泡沫时期的股市”。

  股票首字母缩写及其相关投资概念历史悠久。在20世纪60和70年代,可口可乐和麦当劳等五十家公司的蓝筹股在纽交所最受欢迎,被人戏称为“漂亮50”(Nifty Fifty)。在本世纪初,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被归为“金砖四国”(BRIC),暗示着增长最快的新兴经济体即将带来无限商机。

  人类的大脑之所以对缩写念念不忘,因为它们讲述了一个故事,这是法国兴业银行的战略家阿尔伯特·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的观点,几年前,他曾对客户说,BRIC代表着“很荒谬的投资理念”(Bloody Ridiculous Investment Concept)。

  BRIC的概念由高盛集团前任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创立,其命运跌宕起伏。高盛基金成立于2006年,最初的宗旨是以巨大收益回报投资者,当中国经济放缓后,其市值大幅跳水,高盛集团于2015年关闭了该基金。

  奥尼尔先生力挺他的BRIC及其背后的概念。BRIC“象征着一种经济层面的观察和预测”,他说,“FANG与经济无关,只是一些非常时髦的股票的缩写。”

  在一份研究报告中,FANG概念股的同名者和持有者Fang女士分析了从1993年到2002年的数千只股票,这一时期涵盖了上一次互联网泡沫阶段。她发现,相对于曝光过度的股票,那些默默无闻、很少或没有得到媒体关注的股票拥有更高的回报率。

  “不受吹捧的股票往往是隐藏的宝石,”她说。

  尽管如此,她还是决定囤积FANG概念股,以及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中国互联网股票,因为她认为,在一个不断增长的大型市场中,它们是当仁不让的行业领导者。“当它们蓄势待发之际,你要一跃而上,”她补充说。

  不过,在纳斯达克市场上,真正拥有FANG股票代码的响尾蛇能源公司(Diamondback Energy Inc.)并未从这波投资狂潮中获益,今年以来,该股市值已累计下跌了3.9%。

  当电视上谈论FANG股票时,响尾蛇公司战略与企业发展主管卡斯·冯·霍夫(Kaes Van’t Hof)始终保持头脑冷静,尽管他的父母在电视上看到FANG概念股后,会定期给他打电话问询。

  “我一般回答,‘我想,他们谈的是另一码事,’”他说。(斯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