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来源:PingWest

  在Moto之后,谷歌终于又一次拥有了自己的手机厂牌。

  HTC(宏达国际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和谷歌昨日共同宣布签署协议。根据该协议,谷歌延揽原参与打造谷歌Pixel手机的HTC成员加入谷歌。

  此次交易HTC将收到11亿美元的交易价。此外,HTC也将其大部分专利非排他性授权予谷歌使用。

  与上一次不同,这次谷歌看起来是真的想要做硬件,而不是吃进一些专利了。而对于在过去几年手机业务每况愈下的HTC来说,一次性的解决了全部问题,接下来可以AllinVR了。

  在随后的媒体沟通会上,HTC智能手机和物联网业务负责人张嘉临表示:HTC全体1万多名员工中,有2000名研发和技术人员将加入谷歌,剩下2000名左右的研发人员将专注于HTC自有品牌的手机、VR等业务。

  HTC目前拥有大约9万多份专利,其中大部分专利将非排他性授权给谷歌。

  “卖身”谷歌或许是HTC最好的归宿。

  HTC在今年8月发布的2017年度Q2财报中,亏损了19.5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3亿元),这已经是HTC连续第九个季度的亏损。而在过去的六年里,HTC的股价下跌了95%。

  在这么多年里,昔日中国市场上的Android三巨头三星、HTC、Moto如今只剩下三星最为活跃。而HTC与索尼、Moto不同,在市场份额上的下跌是不限地区的——根据IDC在今年9月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在全世界范围内HTC的市场份额已下跌到0.68%。

  但作为Android系统最早的支持者,业务状况不佳的HTC与谷歌在过去十年间一直保持着长期合作关系。

  很多人可能还记得2008年,当大家还都买不起水货加价iPhone的时候。

  谷歌与HTC合作推出了首款Android智能手机HTCG1,这款手机以“和iOS差不多的体验”、“附带了全键盘”和“仅售2000多的价格”惊艳科技圈。

  2010年,谷歌与HTC合作推出了第一款Nexus设备——Nexus One,在背部同时打上了谷歌和HTC的Logo,这几乎可以被认为是谷歌制造硬件的起点。

  2014年,HTC又与谷歌合作推出了Nexus 9平板电脑。

  2016年,当谷歌抛弃Nexus品牌推出全新的产品线Pixel的时候,谷歌再次选择了HTC。

  在以往的合作中,谷歌提供系统软件层面的支持,而第三方手机品牌则负责硬件设计和生产。但更迭到Pixel,谷歌选择自主设计,HTC只承担了代工厂的角色。在Pixel手机上,只有一个大写的“G”,没有HTC的Logo。

图片来源:CNET

  决心同时掌控Pixel手机软硬件的谷歌因此也比其他公司更有兴趣得到HTC的研发人员和专利。

  张家林表示:HTC今后会继续与谷歌保持合作。

  此次交易之后,代工厂起家的HTC也许更能发挥自家工厂的优势了。

  与当年收购Moto主要是为了为Android厂商提供防御性专利伞不同,当前人工智能在手机中的分量越来越重,未来的手机越来越需要软硬件的结合。谷歌作为一家“软件”制造商,始终与手机厂商的关系“貌合神离”,拥有完全掌控的硬件标杆,才能更好的向其他合作厂商示范什么是“Android手机的正确做法”。

  在2016年4月发布的谷歌公司内部信里,Pichai说谷歌将由一家“移动优先”(mobile-first)的公司转变为一家“人工智能优先”(AI-first)的公司。

  同年10月亮相的Pixel除了能享受及时的Android系统更新和软件服务外,还有独有的功能Google Assistant。与iPhone上预装的Siri相比,Google Assistant的推广并不顺利。而作为Android手机巨头的三星,今年在自家旗舰手机GalaxyS8和Note8上预装了语音助手Bixby,而且还在手机侧面设置了一个专用的唤醒按键。

  尽管三星Bixby的进展也举步维艰——发布半年多依然只有韩文和英文两种语言,而且支持的App还远不如Google Assistant和Siri——但坚持自己做人工智能似乎是各家Android手机厂商最后的倔强。

  谷歌砸下11亿美元买下这些研发人员,补足硬件制造短板,对Pixel等硬件业务来说是件好事。对其他Android手机厂商可能也是一件好事——抄老师的板书不叫抄,Android手机厂商可以不止照着iPhone去抄硬件设计和软件交互了。

  而交作业不合格的同学,也只能乖乖的按着Pixel的样子照猫画虎,谷歌对Android阵营的控制力进一步上升。

  增强现实也需要更好的软硬件整合

  随着iOS11正式版的发布,iPhone6s和iPadPro以上的苹果设备可以下载iOS版的AR应用,尤其是一些游戏和工具类的App。苹果软硬件相结合的实力使得目前AR的效果和体验还不错。比如这款可以怀念苹果经典产品的“自制俱乐部”App:

图片来源:微博林泰前

  与苹果的ARKit相比,谷歌显得有些仓促应对。

  今年6月的WWDC上,苹果推出了ARKit,它可以让你在iPhone、iPad上与增强现实(AugmentedReality,AR)交互,不需要特殊硬件。经过3个多月的时间,截止到iOS11正式版发布,你以及可以下载到多款ARApp。而谷歌8月底推出的ARCore目前还只是SDK,并不是一个普通用户可以把玩的产品。一些开发者用ARCore做出的案例是这样的:

  ARCore不仅效果上不如苹果的ARKit,而且ARCore仅支持谷歌和三星的高端机型:Pixel、PixelXL和S8、S8 。

  在软件层面谷歌可以继续改进,但难以改进的是Android目前碎片化的现状,各家设备参差不齐。

  与iOS软件开发需要适配的设备相比,Android开发适配的工作量更大。各家手机制造商的产品屏幕尺寸、分辨率各不相同。系统版本更新方面,Android设备中占比最大的版本依然是Android6.0。这也给ARCore的推广和适配带来了很大困难。

  谷歌此前也曾推出过增强现实的前沿项目——ProjectTango。Tango主要通过特殊硬件模组实现,但一方面因为Tango需要专门的视觉计算芯片、摄像头、深度摄像头和传感器,模组臃肿,另一方面谷歌很难说服第三方厂商专门制作这样的硬件。最终消费者可以买到的Tango手机只有联想Phab2 Pro一款。

  而ARCore通过软件方式实现,对硬件要求不大,和苹果ARKit十分相似,ARCore来自Android团队和去年刚刚成立的VR团队之间的合作,与手机的结合更紧密。但为了避免“只有自己吆喝”的悲剧下场,有个自己的厂子做个标杆旗舰机看起来是十分有必要的了。

  此外,谷歌在硬件上的短板其实不止体现在手机上。谷歌的许多前沿项目最终都倒在了量产一关,比如Google Glass、模块化手机等。

  买下2000名HTC研发人员的谷歌,这次需要好好弥补一下硬件的短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