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1927年11月14日,黄麻起义爆发,图为鄂东军保卫黄安油画

????作者:罗沙粒

????罗沙粒(女),父亲罗玉琪,曾任上海警备区司令部防化处处长、上海警备区后勤部部长,在长征时是红四方面军4军10师新剧团的一名战士。从罗沙粒小时候开始,父亲就经常给她讲那些战斗的故事,而罗沙粒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父亲跟着“草地党支部”突出重围的经过。

????1935年深秋,茫茫草地上沼泽密布,年仅13岁的父亲追随大部队走了整整27天,因为长时间在黑水里浸泡,父亲的脚已经烂了,起初还能一瘸一拐的跟着部队,但因为好几天没吃东西,禁不住头晕、肚饿、脚伤的多重煎熬,父亲掉队了。

????天色渐黑,人也越来越少,父亲越走心中越忐忑,最后,他索性坐了下来,心想完了,粮食没有,伤口又疼,什么时候能出草地也不知道。万一遇上国民党的骑兵队,或藏人中的反动家伙,也是一样没命,想着想着,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

????“小鬼,你是哪个单位的?”忽然,父亲听到有人询问,他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拄着拐杖的人正瞪眼看着他,这人的右腿已经受伤,不时渗出殷红的鲜血。不等父亲回答,他已经一把把父亲拉了起来,父亲发现,在他们周边,东倒西歪着二十多个掉队的战士,都筋疲力尽,不住地喘着粗气。

????“同志们,要咬紧牙关,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是四方面军二十八团三连副连长。” 因为时间久远,父亲已经不记得那位副连长自报的姓名,直到后来多方查探,才知道副连长的名字叫李玉胜。大家听了他的话,也纷纷提起精神作了自我介绍,众人相互扶持,一起向不远处的一个山上走去。

????山上有一个棵四五人合抱不住的大树,中间都空了,大树周围有一块较干燥的地方,大家就在那儿休息,一两个斜倚着枪,伛着腰,蜷着腿,闷声不响地坐了下来。听不见往日的歌声,看不见黄昏的营火,心里沉甸甸的……

????看见大家无精打采的样子,李副连长发火似地冲着他们说:“干嘛这个模样!铁尺男儿,怎能垂头丧气!我们要活,一定要想办法活下去!”他给大家分析了当前的形势,并提议成立临时党支部,“只有团结起来,靠组织的力量才能把咱们带出草地,请党员、团员举手!”

????大家一致选举李副连长为支部书记,统计结果出来,29名伤员中,有13名正式党员,4名预备党员,6名团员,父亲是团员,也被编到了小组中。

????“同志们,今夜我们就在这里宿营,现在,我召集开我们支部第一个会。”父亲说,李副连长讲的不多,但是意思大家都很清楚,李副连长说,大伙虽然来自不同的部队,但同属于红军这支大队伍;部队按行动方案北上前进了,我们要努力跟上不能掉队;临时党支部对29名伤员统一领导,带领大家先走出草地再赶上队伍。

????接着李副连长和几位支委具体分配了任务:找野菜的找野菜、拾草的拾草、烧火的烧火……父亲告诉我,那一刻,临时党支部就像那刚点着的篝火一样,在大家心中燃起熊熊的希望。

????从那时起,他们相互扶持,忽然感觉自己又有了依靠,因为有了副连长这个主心骨,他们又能众志成城与死神相抗争。

????“副连长……”一天行军,伴随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战士周炳忽然陷入沼泽,紧跟周炳深后的一名战士急忙去拉,可泥潭差点把他也拖进去。

????“不要动,你动得越大,陷得越快,你不要动,我们来救你。”李副连长大声喊道,他让大家迅速把绑带接起来,自己带着一头,匍匐着爬到周炳身边,将绑带递到周炳的手上,大家一起慢慢用力,终于将周炳拉出了泥潭。

????“谢谢副连长,是您救了我的性命。”小周激动地眼泪直掉。

????李副连长摆着手安慰周炳:“小周,是党救了你!同志们救了你!我们党支部这个战斗集体救了你!”

????茫茫草地上,危险总是不期而至,但最大的危险,还是饥饿,很多人走着走着都会突然摔倒在地上,要不是相互关照,大家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一天傍晚,大家围坐在一起烧水煮野菜,焦急地等待着李副连长。说是煮野菜,不仅野菜味道难吃,关键菜叶还少得可怜。但大家都没急着吃,因为李副连长还没回来。

????正在这时,在黑糊糊的天光中,看见他和另外一人回来了,身上斜挂着枪,还拖着一只死山羊。大家一下乐开了,真是好多天来没尝过油腥味了,于是又忙得不亦乐乎,七手八脚地剥开皮洗干净就整只烧来吃。

????当大家兴高采烈地吃着山羊肉的时候,李副连长却一声不响的躲在一边光吃野菜,被父亲发觉了,父亲一定要他来吃,李副连长却说:“让伤重的同志多吃点吧,我还能动呢!”这下更弄得大家也不吃了,后来还是通信员给他分了一块羊肝,他接了过去啃了起来,大家才像如释重负似的,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肚子饱了,精神也振作了,大家的劲头一下高昂了起来。

????接下来的行军,大家走得精神了些,可到傍晚,战士小张还是饿晕了过去。

????“副连长,小张是饿的,吃羊肉的时候,小张为了照顾伤病员,吃得最少。”李副连长二话没说,掏出树叶包裹着的羊肝,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副连长只在羊肝上咬了几口,趁大家不注意便偷偷藏了起来。小张睁眼看到,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咬了两口,他再也舍不得吃了,把它递给了重伤的战友。

????最终,一块羊肝你传我,我传你,还是传到副连长手上,见此情形,李副连长决定,给重伤员每人分了一块:“我还能撑下去,多活一个人就多一粒革命的种子,多一份胜利的希望。”大家含着泪把这块羊肝吃完了。

????“草地虽然大,但总有一天会走到头的!”一次休息,副连长主动和父亲聊上了天,他摸着父亲的手,和蔼地说:“你是共青团员吧!你知道战胜困难就是胜利这句话吗?我们的革命才开始呢,你们小青年是有远大前途的,我们这个党支部一定会带领大家走出草地的,你也要好好坚持下去!”他又讲故事给父亲听,说以前有个飞毛腿,本事很大,一天能跑好多里,在草地上疾步如飞,身上负了伤还和敌人作战,副连长的话让父亲充满了斗志……

????终于一天,几个支委带着小组在前面发现了大部队的足迹,队伍里大家都高兴极了,鼓足精神向着茫茫无边的草地边沿继续前进。就这样一路走,饿了就吃野草,过了三天,父亲他们终于在李副连长率领下走出了草地。更令人高兴的是,部队正好也在就地休整,好像是专门在等待掉队的人员,父亲他们很快找到各自单位,患难相逢的大家各自分手了。找到红10师新剧团之后,父亲就向上级报告了李副连长带自己走出困境的经历,并郑重地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万学林、陆超整理)

1940年,部队护送朱总司令去洛阳和国民党谈判,消除抗日中国共摩擦

伞降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