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1日晚讲话公布对阿富汗新战略,表示美军不会撤出阿富汗,反而将增加驻军规模,“继续战斗,直至胜利”。

特朗普竞选总统时一再呼吁美国尽快从持续近16年的阿富汗战争中脱身,如今“食言”,是出于什么考虑?

【“无奈的选择”】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说,特朗普的外交安全团队一直在酝酿对阿政策,其身边人如原“师爷”斯蒂芬·班农等人比较反对增兵,不强调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存在,应该更多地集中资源解决国内议题。如今作出这个决定,除了上任后受军方意见影响,也是个“无奈”的选择。

刁大明说,近期美国民调显示,越来越多人认为阿富汗战争是失败的,但同时仅有两三成民众不支持增兵,其他人对如何结束阿富汗战争没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这说明,民众比较迫切希望化解阿富汗战场的僵局,遏制恐怖主义势力。

“所以,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对阿增兵并没有太大的民意压力,”刁大明说,“尽管新战略对增兵规模和时间语焉不详,两党精英层面已经作出较为肯定的反应。”

他认为,这个决定的背后,一个国内因素,比如弗州骚乱发生后,对阿富汗增兵可以多少起到转移视线的效果。“如果特朗普能在任期内结束这场打了16年的战争,日后无疑会成为特朗普一大政治遗产,尽管新战略效果如何还很难说。”

另一方面,除了增兵、加强打击这种武力手段,美国想结束阿富汗战争并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既然选择余地有限,特朗普也只能接受。

“不管是被动接受军方对其外交政策的塑造,还是在考虑民意的情况下主动选择,特朗普这个决定说明,他至少在反恐和阿富汗战争的政策上,还是最终回归一种相对务实的态度,回归到共和党传统阵营。”

【仍“美国优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问题专家孙成昊认为,特朗普的对阿富汗新政策只是战术性调整并非战略性变化,宣布的一些举措,如向巴基斯坦施压、要求阿富汗政府解决腐败等国内问题、培训当地安全力量,无非是旧有措施的再次排列组合。

孙成昊说,这种调整反映了特朗普“美国优先”思路的影响,比如,强调美国不再承担帮阿富汗进行“国家建设”这种价值观层面的道义责任,而只专注于反恐这一符合当前美国利益的任务。这个决定也体现出白宫内“全球主义派”及军方势力对决策影响力的上升,这一趋势在班农走后更为明显。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战略所阿富汗和南亚问题专家李青燕说,特朗普此次宣布对阿新战略,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其出台的时间过久,又尚未公布具体行动步骤。特朗普需要说服自己和其他美国人“为什么还要在阿富汗待下去”,因此在讲话中用了较大篇幅去说明继续维持在阿驻军的必要性。

李青燕指出,美国继续在阿驻军,客观上有利于遏制“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在这一地区的发展壮大,同时,各国博弈也使地区反恐问题趋于复杂化、长期化。

李青燕认为,要打赢阿富汗战争,美国除了军事手段,还将辅以外交和经济手段,对巴基斯坦主要是打压,以援助为要挟,同时拉拢印度为美国站台,协助平衡其他地区力量。特朗普因此在讲话中敲打巴基斯坦“专心”反恐。美国军方高官近来频频访问巴基斯坦,也是为这一政策的出炉做评估。

美国国内就巴基斯坦在反恐中的作用和表现有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导致美国对巴政策摆脱不了胡萝卜加大棒的老办法。“如今反恐形势严峻,美国开出的条件更为严苛,但美国很清楚,在阿富汗问题上,美国离不开巴基斯坦的帮助。”(沈敏 闫洁)(新华社专特稿)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虞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