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 丛 中

  在骨科病房筛查时,我看到一名女病人正在跟外科医生发脾气。外科医生离开后,她又跟身边的大学生志愿者发脾气。我走到她的病床前询问,她说“来这个医院之前,曾经做过一次X线片检查,可是到了这个医院之后,外科医生却说没有看到我的X线片,医生太不负责了!”我听了之后,就跟她探讨这个问题。

  我说:“或许,当时的那个片子,本来就不如现在这个医院拍得好。即使找不到了,如果有必要的话,仍然可以在这个医院重新拍一张。重拍一张还能够看到你现在的情况,而老片子就无法反映。我理解你为片子的事情着急,其实你是关心自己的病情,担心病治不好。”病人听着我说话,频频点头说:“是啊,我就是想尽早站起来。我也担心去了外地医院,自己没人管。”我对她解释说:“这个医院条件比前一个医院好,这都是政府给你安排的。如果你去了下一个医院,住院和医疗条件很可能会更好。别管去哪个医院,背后都有政府在为你操心。政府不仅安排了你住院,将来还会给你发钱,帮助你重建家园呢!”病人笑了:“我不要那么多钱,我只要尽快康复。”病人高兴地跟我们介绍了她的孩子及家乡的一些情况。病人的愤怒情绪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现在,病人的话语明显比上个星期多了。他们确信自己已经安全的同时,更加关心疾病的治疗情况。面临着转运去外地医院,他们更增添了一些忧虑。这时,病人会对医生、护士更加挑剔。这一方面反映了病人的焦虑心情,同时也说明病人的心情正在恢复过程中,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已经从生死问题转移到了关注自己的未来生活了。按照马斯洛的需要层次学说,当安全感获得满足之后,病人的心理需要就开始上层次了。他们对于被尊重和被爱,开始有了更为强烈的要求。这是病人心理的一大进步,令人高兴。可这样的心理进步,也给医疗和护理工作带来了更高的要求。在这个时候,心理救援可以帮助病人减少与医生、护士之间的冲突,使他们更好地配合治疗。

  我们在病房里巡视着每个病人,对筛查出来的“问题病人”进行个别会谈。我们送给中学生病人每人一个画夹。他们高兴地画画,并向我们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