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提前5天扎帐篷、深夜排队“喂蚊子”、园长被逼关手机……哈尔滨一组家长扎帐篷排队等待入园的图片引发网友热烈讨论。有专家指出,学前阶段的优质教育资源是“刚性需求”,“入园难”亟须通过综合手段来缓解。

  “只能扩大班级规模了”

  其实提前多日排队入园的现象也在多地上演。记者了解到,一所公立幼儿园原定于7月1日开始招生,但6月30日凌晨开始便有20多位家长在门口排队,为的是“尽早给孩子报上名”。

  该幼儿园工作人员介绍,去年家长一般会在凌晨四五点钟开始排队,等到七点钟左右,再由另一位家长把孩子送过来。“但今年家长来得比去年更早了,整整喂了一宿蚊子。”

  据了解,该幼儿园今年计划招生240人,在目前报名的孩子中,符合条件的已有278人。被问及该如何应对时,幼儿园工作人员表示“只能扩大班级规模了”。 而在这所按照标准容量不得超过720人的幼儿园,实际在园幼儿数已经超800人。

  超出标准班额的幼儿园不只这一家,半月谈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一些幼儿园在不能增加班级数量的情况下,增加班级人数。

  “关系户”也让幼儿园头疼。在“入园前夕”的关口,半月谈记者此前接触过的多位幼儿园园长的手机都处于关机状态。“入园难,想通过关系进来的孩子很多。关系都很硬,照顾谁都不是,只能通过关机逃避一段时间。”

  城里“挤破头”,农村“没人留”

  “入园难”并不是大城市的“专利”。黑龙江省密山市是一个县级市,密山市实验幼儿园是当地唯一一所省级示范幼儿园,其入园指标也处于严重供不应求的状态。该园园长武翠说,幼儿园现有500多名孩子,已处于超额状态。

  据武翠介绍,相较于当地民办幼儿园,公办园在硬件条件、师资水平、安全保障等方面均有一定优势。“省级示范性幼儿园的入园收费标准本是每月780元,但我们综合考量后只收480元,因此在费用上也有优势。”

  与城市幼儿园的“火爆”相比,在一些农村地区,幼儿园招生困难、入园率不高的现象突出,一冷一热反差明显。

  黑龙江省密山市兴凯湖乡中心幼儿园是当地一所农村幼儿园。半月谈记者在园里看到,三层的教学楼精致漂亮。但园长孙秀芳告诉记者,这么大个教学楼,却只用了两层。“幼儿园的设计承载幼儿能力是300名,但目前只有80多个孩子。这还是农忙时的数字,农闲时在校人数更少。”随着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多,幼儿园生源越来越少,许多家长将孩子送到县城的幼儿园去上学,县城好一点的幼儿园人满为患。

  另外,一些高端私立幼儿园,以小班容量、国际班、“蒙氏班”等特色教育为优势,入园费用相对较高,较少出现“入园难”情况。

  优质教育资源结构性矛盾突出

  公办与民办、城市与乡村、高端与普通……有关幼儿园的多对关键词描述了当前幼儿教育资源的现状。业内专家认为,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因供给结构导致的“入园难”现象或将更为突出。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教授吴帆认为,随着我国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家长更加重视孩子的教育质量,相关优质资源也显得越来越紧缺。

  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入园难”折射出了当前我国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力度仍然不足的现状。“近年来,国家多次提出要发展学前教育,鼓励普惠性幼儿园,这就需要社会各界更加重视基础公共教育,相关部门需加大投入。”

  熊丙奇分析,目前我国学前教育在整个教育事业中的投入比重已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但要补齐历史欠债,步伐仍不能停。熊丙奇建议,公办幼儿园数量仍需进一步增加,同时也应加大对民办及农村幼儿园的扶持力度,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相对均等化。(半月谈记者 杨喆 杨思琪 周闻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