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 正文
来源:互联网

  老牌政党不思进取让人失望新生一代闯劲十足令人忐忑

  年轻风,欧洲政坛无奈选择冒险

  编者按:“主宰法国数十年的党派体系坍塌之刻,法国政坛也经历着深层次的新陈代谢!”西班牙《国家报》这样评论刚结束不久的法国议会选举。39岁的新总统马克龙和新生代议员能在民众的新期盼中早日给法国带来新气象吗?最近几年,欧洲涌现出一批年轻领导人,有的国家还选出过“史上”最年轻的首相、总统和总理。有人粗略统计,现任捷克、希腊、马耳他、冰岛、爱沙尼亚、爱尔兰等国总理都是一水儿的“70后”。危机之下,新兴政党和“帅哥们”能力挽狂澜吗?传统政党和老一辈政客还能东山再起吗?答案或许只能是走着瞧。

  只有年轻政要最懂年轻人的“痛”?

  39岁的马克龙当选总统,成为法国历史上除拿破仑外最年轻的国家元首。同时,他起用的顾问、助手普遍年轻,平均年龄仅43岁。自1959年1月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开始以来,历届总统的平均年龄为58岁,而密特朗、希拉克卸任总统时都是70多岁的老人。法国政治研究者、资深媒体人波蒂埃曾分析说:让成熟和富有社会经验的人来执掌国家有一定道理,但却忽视了老年人缺乏动力、冲劲和想象力的特点,而这恰恰是危机重重的法国所急需的。

  现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还拥有了最年轻的国民议会。2012年法国国民议会议员平均年龄54岁,今年新降至48岁8个月。在法国577个选区中,有424位议员首次当选,345位谋求连任的议员中只有140人成功。在这些法国政坛新鲜力量中,极左翼“不屈的法兰西”党全部为新人,平均年龄43岁4个月,执政党“共和国前进”运动91%是新面孔,平均年龄45岁半。

  法国新国民议会最年轻的议员是极右“国民阵线”议员帕乔,今年23岁,从难民问题最突出的加莱海峡省当选。帕乔的政治主张是反对接收移民,口号是“我的市镇没有移民”。在当地获得民意支持的帕乔在接受法国BFM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虽然自己很年轻,但有信心推动国家事务的发展,并坚持反移民的立场。“共和国前进”运动的女议员蒂法妮·德诺瓦24岁,这个环境保护者成为第二年轻的国民议会议员。蒂法妮告诉《巴黎人报》:“我当选是因为人们相信马克龙、相信改革才能救法国。马克龙是非常能干的年轻人。我相信我们能让法国发生变革,向好的方向发展。”

  大量年轻人担当议员利弊如何是最近法国媒体与公众关注的话题。50岁左右的帕斯卡尔是巴黎一所高中的历史教师,他投了“共和国前进”运动的票,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议会与政界年轻化大有好处:首先年轻人理解年轻人,而现在法国年轻人是危机感最重、生活质量最低、要求最多、失业率最高的阶层。因此,多一点年轻人当议员,有利于通过帮助年轻人的法律。其次,年轻人有勇气、魄力与决心去做成一番事业,能提高政界效率。帕斯卡尔说:“看看马克龙就知道了,他毅然辞去部长职务、组建政党从头开始,一步步竞选直到获胜。法国处于危机之中,需要这样的年轻人进行改革、迎接挑战。”

  年过五旬的高级经理人马勒法持不同观点,他告诉记者,搞政治更需要人生智慧,年龄大些、经验丰富些对国家治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当政者要完整地看社会各个方面,不能过于偏激和只看表面现象。

  法国《解放报》等媒体认为,大部分法国人认同政界年轻化趋势,并为有马克龙这样的年轻总统感到自豪。从法国到整个欧洲,政界年轻化的大趋势反映出,危机之下人们期盼真正的改革,支持一系列新政党的出现,但这些新人是否能带来新气象还需拭目以待。